原标题:神州一号20周年|戚发仁:一生难忘的神州爱情

齐发伦院士光环太多了。他是中国航天工业的老手,也是著名的“太空十八勇士”之一。他也是神舟飞船的第一位总设计师,并亲自将杨利伟送入太空。

值此神舟一号飞船发射20周年之际,我们荣幸地接受了齐发仁院士的专访。齐院士在讲话中始终表现出谦逊和真诚,甚至表达了他对中国航天事业的不懈追求。

齐发仁院士

“国家的需要是我的愿望”

1992年,中共中央正式批准实施载人航天工程,载人航天工程随之建立。齐发仁被任命为神舟飞船的首席设计师。

齐发仁从事导弹研究、运载火箭研究和卫星研究,接受神舟飞船首席设计师的任务时已经59岁了。他原本计划再过一年退休。在任务开始时,齐发仁坦率地说,“我真的很纠结于自己的内心,感到很大的压力。”

“飞船不同于卫星。人与人之间有很大的区别。仪器太多了,照明、环境控制、救生...这太过分了。我必须学习很多新知识,我已经快60岁了。那个年龄很难学,所以我真的不敢做。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载人航天飞行,人的生命是生命的问题,戚发仁深深感到责任太重。“美国人为载人太空飞行牺牲了许多宇航员,苏联也是如此。当时,上级领导明确要求我们中国人不能进行载人航天飞行,但我们绝不能牺牲宇航员!”

齐法伦记得他去苏联看载人飞船发射的经历。“发射前,总设计师会告诉宇航员,‘我们都准备好了,你上去,你会回来的!然后在任务列表上签名。现在我被要求这么做,我感到有点害怕。我想,我能对宇航员说这些吗?你确定要签名吗?"

“国家的需要是我的愿望!”面对国家的需要,他仍然肩负着这个沉重的负担。

“每一步都很难”

谈到神舟一号飞船的发展过程,齐发仁回忆道:“每一步都很难迈出。”

展开全文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建造一座太空城市。“没有足够的地面测试,宇航员永远不能去天堂。我们从征地、建房、开发设备、调试设备和建造地面设施开始。这非常重要,甚至比建造宇宙飞船更重要。”因此,北京航天城应运而生。那里有亚洲最大的真空罐、亚洲最大的emc实验室和世界上最大的振动台。

第二步是想出一个设计计划。虽然当时中国的载人航天计划已经确立了航天器的发展,但它是选择两室计划还是三室计划?这个选择题被放在齐发仁等人面前。

“当时,美国选择了两室计划,苏联选择了三室计划。他们都有自己的理由。他们都去了天堂并成功了。中国是采用两室计划还是三室计划?辩论也很激烈。最后,我们决定采用三舱计划。然而,我们没有照搬苏联的做法,而是将苏联的生活舱改成了用于保持轨道的轨道舱,并增加了返回舱的尺寸。我们精心选择了一个符合中国国情的计划。”从齐发仁的角度,结合中国的实际情况,我们应该采取一个适合自己的计划。这是创新!

根据中国载人航天计划“争取八项保证和九项保证”的时间表,第一艘无人驾驶试验飞船神舟一号将于1998年发射,以确保它能在1999年进入太空。

然而,根据当时航天器的发展进展,实现这一目标太难了。

「根据程序,我们只是在1998年11月才进行初步地面测试。问题暴露后,我们改进了它,然后我们又生产了它,并把它送到了天堂。不可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初始样品的地面测试和正常样品的发射。”

然而,军事命令已经下达,最后他们想出了一个解决办法:借鉴已开发的可回收卫星的经验,并利用在地面上测试过的初始样本的一些成分,将其转换成发射的原型航天器。齐发仁说,神舟飞船有13个子系统,他们“做点什么,做点什么”-不管子系统能保证飞船的返回,不管有多困难,他们都必须在技术上突破并发射。与航天器返回无关的子系统暂时不会加载。

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以这样特殊的方式,1999年11月20日,中国第一艘无人驾驶试验飞船神舟一号成功发射,其着陆点距离预定地点只有10公里。

神舟一号太空舱着陆

“神州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

神舟一号,第一艘无人驾驶测试飞船,成功发射,迈出了载人航天工程的第一步。

戚发仁对神舟一号有着深厚的感情,“神舟一号是第一次任务和实验。我们真的不是100%确定。对我们这些从事宇宙飞船的人来说,特别是对我来说,神舟一号在我们的生活中是难忘的。

神舟一号返回时,考虑到当时相对困难的条件,测试小组成员没有让戚发仁参观着陆点。从那以后,这就成了戚发仁的“心脏病”和“总是感觉不到”直到神舟十号任务,他才第一次到达着陆点,并前往他一直渴望的神舟一号返航着陆点。“为了实现这个梦想,我花了很大力气才到达“申毅”的着陆点,并在那里拍了一张照片,

2001年1月10日,中国第一艘无人飞船神舟二号原型成功发射。航天器系统结构得到扩展,技术性能得到提高。从那以后,神舟三号和神舟四号飞船相继发射。“到这个时候,我们真的觉得所有的问题都已经测试过了,我们已经思考了100多个故障及其对策,并且这些对策已经得到了验证。杨利伟应该去天堂。

2003年10月15日,中国第一艘载人飞船神舟五号成功发射。宇航员杨利伟在轨道上飞行了14圈,成功完成了中国的首次载人航天任务。结果,中国成为继苏联和美国之后第三个独立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

神舟五号成功发射后,齐发仁和杨利伟相遇了

“为什么中国人工作得又快又好?”

经过60多年的发展,中国航天事业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也创造了巨大的精神财富。这就是以传统太空飞行精神、“两弹一星”精神和载人太空飞行精神为代表的太空“三精神”。

齐发仁认为,载人航天精神的核心是“特殊”,即“吃苦、战斗、解决关键问题和贡献的特殊能力”。当国家有特殊需要时,每个中国人和每个太空人都必须有这种特殊的精神”。

载人航天工程项目之初,当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时,当时的形势是“卖茶叶蛋比卖导弹好,杀猪刀比解剖刀好”。当时,从事技术既不光荣也不现实,载人航天工程也举步维艰。

“咱们中关村很开放,很多年轻人出国了,进了海,去了私营企业,去了外国公司。我心里也很舍不得,不能留着人家。但是现在,国家需要它。数百年来,中国人一直想去天堂。国家要求我们这样做。有些人必须留下来。”一群有心为国家服务的人才选择留下来,开始了艰难的探索。

到2003年,“上帝五号”就要上天了,全国数百个单位不得不为航天城提供配套产品,但他们遇到了“非典”。齐发仁直言不讳地说,他当时的做法是“残忍的”和“不人道的”。

“我说,谁进了太空城,我管吃管住,但谁也不能回家。那些来自其他地方的人不能离开北京,那些来自北京的人也不能回家。就这样。我们坚持了两三个月,完成了所有的测试。当国家有特殊需要时,必须有这样的特殊措施。”

一次,一个德国人问齐发仁,中国人一年发射两艘宇宙飞船的最佳方式是什么?齐发仁开玩笑说:“首先,我们有保密规定,我不能告诉你;其次,即使我告诉你,你们德国人也做不到。”德国人不相信。为什么德国人不能这么做?齐发仁说:“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在周一和周五做精确而重要的工作——周五是你计划如何打球的日子,你的注意力也不会集中。周一,我的心仍沉浸在回忆中,至今仍未恢复。但是我们在白天、晚上、星期六、星期天和假期都这样做。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工作又快又好?有这么一点精神!

齐发仁认为,正是这种珍贵的精神财富代代相传,推动了中国航天事业的蓬勃发展,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在空间站期待更多结果”

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已经全面进入空间站时代。中国空间站将于2022年左右建成并投入运行,这将有力地支持建设强大空间力量的目标,有力地推动中国空间科技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中国在空间技术、空间科学和空间应用方面的能力,为中国和世界科学家提供高水平的空间实验室。

中国空间站示意图

戚发仁对未来的中国空间站充满期待。他认为中国的空间站计划周密,具有中国特色。在希望中国空间站安全、可靠、长期运行的同时,他也希望将来空间站能有更多的科学成就。

送人们去空间站不是我们的目标。科学家如何利用这个平台做出新的发现,获得更多的科学成就,并更好地探索浩瀚的宇宙?这是我希望的,我认为会是。”戚发仁坚定地说道。

采访/张文科,杨陆谦

摄影/冀程维,东程明

视频编辑/杨露茜,凯文·王

视频剪辑/周燕返回搜狐观看更多

负责任的编辑: